>校園新聞
  當前位置:首頁>
新華網報道津橋學院“寒門女孩韋雅萍:把愛帶回大山”

五月底,校園里拉開離別的序幕,昆明各大高校上演著一幕幕別離。昆明理工大學津橋學院內,一個穿著學士服的女孩緊緊抱著一位女老師,眼淚不止。老師笑著,拍著她的背,說著:“我們雅萍畢業了呀。”

畢業,似乎是水到渠成的事,但對昆明理工大學津橋學院語言文化學院英語專業大四學生韋雅萍來說,這曾是一件不敢奢望的事。明知艱難,她還是來了。四年過去,一份勇氣換來無盡的愛,擔憂變成感激,惶恐變成自信,唯有初心不變。

微信圖片_20190606142145

即將畢業的韋雅萍(圖片引自新華網)

一只鴨腿帶來“外面的世界”

韋雅萍的家鄉在廣西壯族自治區百色市平果縣同老鄉的山村里,當地交通不便,居民與外界少有聯系,韋雅萍從小與一家人過著基本自給自足的生活。小學一年級時,韋雅萍村子里一位哥哥從縣城買回一只烤鴨,分給她一只鴨腿。品嘗著烤鴨的味道,只吃過自家豬肉的韋雅萍意識到,原來自己所看到的世界并不是全部。外面的世界,一定很精彩吧。小小的女孩心里埋下一顆種子:一定要走出去!

走出去對韋雅萍來說,并不是一句話那么容易。除去物質的匱乏,沒出過大山的父母也有著深深的擔憂:一個女生在外,是不是安全?貧窮的物質條件會不會被別人嘲笑?外面的世界充滿了不確定性,在他們看來,上完小學能識字就回家種幾畝地,是更好的選擇。

但韋雅萍被一只鴨腿激發的念想并沒有這么容易被打敗,乖巧的她在讀書這件事上有著十足的倔強,小學、初中、高中,每一步都異常艱辛。她克服了難以想象的困難,成為村子里第一個上大學的女孩。

開學那天,韋雅萍的父母帶著滿心的擔憂坐火車送她來到學校。那一天,他們遇到了昆明理工大學津橋學院語言文化學院院長王昆建。在韋雅萍辦理入學手續時,父親和王昆建交談起來,那時他們還不知道王昆建的院長身份。韋雅萍至今不知道那天他們說了些什么,只是在沒錢住賓館的父母當天匆匆返程前,父親一遍遍對她說:“跟我交談的那個老師很不錯,你有不懂的一定要多請教她,學校有這樣的老師,我挺放心的。”

一雙解放鞋說出難言的窘境

開學后,韋雅萍首先面對的是如何讓自己不挨餓的問題。聽說學校有勤工助學的機會,她便去申請。出于對特殊情況的照顧,原本要排隊到第二年才能上崗的韋雅萍獲得了到語言文化學院院長辦公室勤工儉學的機會。來到院長辦公室,韋雅萍才發現,原來那天與父親交談的老師,竟是自己所在學院的院長。

在辦公室,老師們對她說的最多的一句話便是“雅萍,你要多學習,有空就在辦公室里多看書”。韋雅萍回憶,勤工儉學期間,幾乎一大半時間她都在辦公室專心看書。除此之外,她還在辦公室學會了以前從未接觸過的電腦操作技能。初出大山的韋雅萍那時并不了解城市中的禮節,面對老師顯得有些莽撞,但她得到的回應不是責罵,而是耐心的教導。

自小說瑤族話的韋雅萍剛來大學時幾乎不會說普通話,學習英語專業,意味著要同時學習兩門語言,而發音是最吃力的部分。王昆建常“抓”她到辦公室一遍遍糾正語音,將自己的書本、資料送給她,減輕她的經濟負擔。

在一般學生看來并不高昂的書本費,一度讓韋雅萍陷入窘境。大一下學期開學時,獨自返校的韋雅萍接到書費單,拿不出錢便向同學借了一百塊。為了盡快還同學的錢,她減少食量,到男生宿舍送外賣。在送外賣途中,營養不良的韋雅萍暈倒在地。她被送到校醫室注射葡萄糖,輔導員了解情況后,告訴她“學校有通知,貧困生可以免除書本費”。沒有辦理任何退費手續,輔導員將書本費全額返還給她。當時韋雅萍沒有多想,但事后想起來,她才明白,一定是輔導員自己掏錢為她補貼書本費。

選擇到昆明讀書,韋雅萍的理由簡單又獨特:“聽說這里四季如春,衣服就不用穿那么多了。”韋雅萍沒有多余的行李,一共三套薄衣服、一雙鞋子。軍訓后,韋雅萍獲得了第二雙鞋子——軍訓解放鞋。常穿著解放鞋走在校園中,面對同學們的疑問,韋雅萍解釋是因為要跑步,不想損壞別的鞋子。

本以為昆明四季如春的韋雅萍沒想到,“遇雨成冬”也是春城的特點。沒有足夠衣服的韋雅萍在寒冷的天氣里只有硬扛。看著衣著單薄的韋雅萍,王昆建提醒她多穿衣服,并詢問她是否有足夠的衣服,韋雅萍并未說出自己的窘境。第二天,韋雅萍依舊穿著單薄的衣服瑟瑟發抖。王昆建便不再追問,從家里拿來自己女兒的衣服、鞋子送給韋雅萍。“很神奇,王院長送的每一件衣服我都很合身。”韋雅萍說,那以后王昆建經常給她送衣物,包括睡衣、溜冰鞋都貼心地備好。在春城“變臉”的時候,她再也沒有挨過凍。“有兩年昆明下了大雪,如果沒有王院長送的這些衣服,我真的是扛不過去了。”

“王院長的愛并不只是針對我,她對每一個學生都很關心。”韋雅萍說,語言文化學院有一個曾經只面向教職工開放的資料室,里面有不少專業相關的書籍。在王昆建的推動下,資料室向全院學生開放,韋雅萍被任命為資料室管理員。在資料室度過的大量時光,她專心地學習,努力成長。

微信圖片_20190606142200

拍攝畢業照當天,韋雅萍抱住王昆建淚流不止。(圖片引自新華網)

一份愛播撒一片希望的種子

承受多方關愛的韋雅萍保持著自強的本色。發音不標準,在老師們輪番糾正的同時,她每天早起練習,目前已考取英語專業四級證書。除了在校勤工儉學,韋雅萍還做著送外賣、打零工的兼職,盡可能靠自己的努力完成四年學業。

五月底的校園,每天都有人打包行李,陸續離開校園。韋雅萍說,她要等到六月中旬畢業典禮結束,所有手續辦完才會離校,因為“好不容易上完大學,要圓滿地結束”。

“剛入大學時,我真的沒有想過能夠把大學上完,都是因為有老師們的關愛,我才能堅持下來。”拍畢業照前一晚,韋雅萍想起因校區搬遷已經很久沒見到的王昆建,她將四年的感激醞釀成滿肚子的話。在拍畢業照當天,她等著王昆建的出現,只想對她傾訴所有的感激。相見的那一刻,韋雅萍卻一句話也沒有說出來,只有抱著最親切的那個人,不停地流淚。

從上大學開始,韋雅萍便想著回到農村當一名老師。“如果我能如愿成為一名教師,我會像王院長一樣關心我的學生。”四年大學上完,韋雅萍回到農村當一名老師的初心并沒有改變。“山村里的孩子對外面有很多渴望,但是很少人能真正走出來。我走出來了,也希望能幫助更多人走出來。”

韋雅萍的家鄉教師匱乏,有些學校只有一個老師,而許多孩子都是留守兒童,老師無法照顧到分散在大山里的孩子們,不少孩子因此失學。“我自己也曾是留守兒童。”韋雅萍回憶小時候,父母外出務工,爺爺奶奶一輩子生活在大山里,并不認為讀書是一件重要的事情。而韋雅萍的家離鄉鎮小學的距離是十三公里山路,出于對安全的考慮,在村里上完小學三年級后,家人沒有再把她送入鄉里的校園繼續讀書。在學校開學三周后,老師走了十三公里山路找到韋雅萍,將她帶回學校,她才得以走出大山,走進大學的校門。

作為家鄉小學目前僅有的兩名大學生之一,韋雅萍的小學老師把她和另一位考上大學的學生照片掛在學校。假期返鄉的韋雅萍還曾到當年的小學與小學生們分享走出來后的感受。韋雅萍的“走出大山”,像一團星火,點亮了更多山里孩子的夢。

以上全文轉自新華網,請廣大師生點擊以下鏈接閱看詳細報道:

http://www.yn.xinhuanet.com/edu/2019-06/06/c_138121053.htm

掘金团队彩票群 巴楚县| 梨树县| 旅游| 襄垣县| 乌拉特后旗| 荔浦县| 淮安市| 遵化市| 衢州市| 彩票| 阳山县| 高阳县| 益阳市| 高陵县| 海晏县| 红桥区| 沅陵县| 凤山市| 彝良县| 祁东县| 甘孜县| 平陆县| 自治县| 十堰市| 天全县| 盖州市| 建德市| 博湖县| 宜良县| 汕头市| 连江县| 固镇县| 乌鲁木齐市| 吉水县| 莒南县| 龙游县| 茂名市| 弋阳县|